最好的告别

印裔美籍作者葛文德医生在《最好的告别》一书中着重思考了在人生最后的阶段,对于身临其境的人,什么是最重要的?必须明白的是现代工业社会的科学技术深刻影响了人类生命的进程。农耕社会中,男性和女性大概十五岁左右结婚,开始生儿育女的生活,战争与疾病治疗的手段使得长寿是奢侈的,长寿的困难造就了长者拥有家庭乃至群落决策者的地位。但是随着时光尾巴的拉长,情况在改变,长寿者很多见,新闻竞相报道寿星。长寿对于绝大对数人是喜闻乐见的,但是当一个社会的老龄化问题突然呈现出来,社会真的做好了迎接这一变化的准备了吗?而显然大多地区的人们没有对改变做出改变。

迟到的改变对于身处其中的人们是一种折磨!

尽管人类的平均寿命在增长,但是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,死亡是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的。抽象地说起死亡,这些毫无问题。但是当面对生活周围活生生的家人或者朋友,正在死亡的边缘转圈,他要怎么办?我要怎么办?

“作为会老、会死的高级动物是怎么为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的?医学如何改变了死亡体验却又无法改变死亡的牌局?我们关于生命有限性的观念产生了怎样的迷茫?”作者如此问自己。这就是作者的初衷,理清这团乱麻!“应该如何优雅地跨越生命的终点?对此,大多数人缺少清晰的观念,而只是把命运交由医学、技术和陌生人来掌控。”

大工业时代,人类的寿命延长了,但是活的太久了,问题也就来了。现代社会对长者的经验和人情练达的期待明显降低,子女成家后对,不再期待父母对其提供庇护和安全感,当长寿者的年龄超过一个奇点,子女与父母的代际冲突越发明显。“经济全球化戏剧性地改变了年轻人的生存境遇。国家的繁荣有赖于他们逃离家庭期望的束缚,走自己的路-去任何能够找到工作的地方,做任何喜欢的工作,同任何自己喜欢的人结婚。”可以欣喜的是,社会似乎提供了一种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,对于年轻人和老年人-独立居住。但是这种解决方案有一个明显的问题:“当独立、自助的生活不能再维持时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人类会逐渐接受事实,但是事实来得太过突然,情绪会崩溃。现代医学能够成功的使人类活的更长久、身体更健康、工作更多产,但是死亡不可避免,并且现代医学的成功,并没有提高对死亡的认知也没有提供给面临死亡的人足够的帮助。现代医学的成功之处在于将濒死的人类拉回阳光普照的人世间,但是这也增加了濒死之人面对死亡的时间!

那么生命最后的愿望,每个人都会有,但是每个人都会实现吗?

或许,站在生命的最后阶段,面对死神,舒服地离开最开心!

分享到